【佣慈】《俗套的公司爱》4

“啊,奈布”

        这个叫做瑟维的男人一脸疲惫 抬手拿开自己嘴里叼着的烟 朝着一旁低头呼出一口烟雾才笑着看向奈布的位置
      

        踩掉地上未灭的烟头,奈布·萨贝达走向瑟维的位置。
“前辈,辛苦了”
       
“哈哈哈……没有…你是被那群家伙赶出来的?”
        看着奈布一步一步地靠近,他倚向身后的转墙并揉捏着自己的鼻梁提神

“这……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身旁的大男孩耸了耸肩,露出好似为难的好笑 表情。瑟维看着这幅样子的他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算了算了,不聊这些。”

对上奈布的眼睛,他又吸了口他手中的香烟“怎么样,已经熟悉这个环境了吗?”

“嗯,多亏了前辈们的各种指点,很多事情已经开始渐渐熟悉明了了”
包括那个人的事情。

“那就好,你要是最后不能过关 办公室的那几位就又有的说了”这么说完,他一口气将烟全部吸完,那不是纯白的烟雾在夜里的巷子中最初显的亮眼,但还是化入了黑夜
        瑟维把香烟的烟头灭在铁皮的垃圾桶上并将烟扔了进去
       

        好像克利切先生。

“对了,公司的那个皮尔森的事情---

       在回家的路上经历了便利店,皮尔森先生买下了一盒便当。
       回到家将便当放入微波炉加热着,自己又走进浴室洗起了澡。
       莲蓬头洒出的热水打在他的头发,肩膀。热水顺着身体流到脚边。在日光灯下好像就只是叹口气都能够将几天的烦恼全部发泄出来。至少他每次都是这样。

        今天还有很多话还没跟艾玛说。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帮上艾玛。那个时候说错了话---

       奈布那小子,不知道在背后打着什么鬼主意。
      

        但是最近有些不一样。只是微妙的,有了些许不一样。

身上的刺变得明显起来,话题转回小巷这边。

   “看你一直不理会的样子。我就再和你说一遍,

这位前辈又要和别人一样说起那件与克利切先生相关的事情了

皮尔森他曾经和上面的人有过一些糜乱的关系。”

他不是很想听这些事情,不知道为什么 心里总是想让那些在说这些话的嘴闭上。

“那个-”
“但是,亏你还一直在接近他,真的是,
             受你照顾了。”

瑟维这么说着,最后也只是拍了拍奈布的肩膀。
“走了,让那帮家伙等太久你也要被叨叨。”

瑟维走出巷子,又一次进入了店里。留下奈布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
“………………哈啊?”

赖安酱的惊心动魄的成长记录投影~♡ 第一篇

        【姐… 我好饿啊……妈妈怎么还不来找我们啊……】
       路灯总是在不间断地闪着晃人眼的光,俩脏兮兮的小孩看起来营养不良,这倒是和她们坐在的地方挺衬的。
      
       【……那你先睡一会吧,她走到我这边我再叫你 好吗?】姐姐赖安将女人给她随便捡来的大衣盖在她的妹妹身上,并轻轻地将手抚上她的肩膀
       【……谢谢……】
        白发的那个女孩把头垂下靠在她的姐姐身上,虽然汗味很难闻,但是她已经困得不行了,闭上眼便马上进入了沉睡。

 几天前

        就在赖安正打算拿着母亲夺走的打工钱出去换点好东西给她和她的妹妹时,她听见那个女人--她的母亲正在与一个男人交谈着。
      【---要交到■■的人呢?】
      【啊啊-!真是抱歉,我,我这边……那个…】
      【你■■不会想要■掉吧?】
      【啊!!!--不是的!不是的!那个。我这里有两个■■■■,可是你■开始不是说好了只要一个吗。怎么突然要两个了……】
      【你这不正好肚子里还有一个■■吗?■■这俩女孩交过来你还可能会有更多的钱可以收,有啥-】
      【这----抱歉。我再想想………………这样可以吗?】
      【…………………………婊子……磨磨蹭蹭的。三天内给我交过来我就试着给你圆吧】
       女人交付给了那个陌生男人一些她不知道的东西后那人就走掉了。赖安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女人展现出了软弱。
      在这个国家,即使是她们生活的这种偏僻的地方。这些人口交易也是被严格排斥的。
    
      不过也只是表面。

     她当然明白,那两个人口中的【两个■■■■】是指的她和她的妹妹--安琳。

       太早知道了悲伤结局的赖安从那天开始到现在一直保持着警惕。可是就好像感觉到了这种意识一样。她们的母亲在这几天对她们的看守更加的严格。她甚至连接客的工作都没有去。
     
       赖安和安琳没有时间可以逃走。
       甚至都没有想到要逃去哪个地方。时间就已经流走
      
       现在是夜里,站在暗处的男女在现在迷迷糊糊的赖安眼里根本看不清全样。
       但她知道现在更是应该警惕的时刻。
       她害怕了。
       她攒的玻璃瓶还在床下。安琳的衣服也还在打工阿姨家晾着。隔壁的捣蛋鬼还没有被教训。白色的绘图还留在地上。
      

       她现在还不想走。。。。
      

       过了一会远处传来汽车的声音,女人终于叫了这姐妹俩的名字叫她们过去。
       赖安慢慢背起了她的小妹妹走过去。
       黑暗中闪烁着的白色车灯让她感到不安,但是这个地方她根本不熟悉。一直怼着她的母亲的意思反着干事的赖安甚至开始想要请求她带她们姐妹俩现在 立刻 马上回家。

      从灯光处走进黑暗, 小孩的眼留不住泪,发热的液体在踏入暗处前一步时开始不停地向下滑落。
      
     
     【赖安。我们先上车吧。上车回家】
       女人这么说着。但呜咽的声音和鼻水搞得赖安说话有些不清楚
     【……不…要……】
     【什么……?…………你不是一直想坐坐看吗?反正我也在你旁边,怕什么?】
     【我…我这次不想坐车回去,好吗】
       女人好像有些恼火。向赖安走过来打算掐住她的腰开始施暴。
     【好不容易让人家带你,听不懂话吗--!】 
     【我求你了--!我一定会好好的不捣乱的,求你了!-我---!我不想去--噗咳咳咳!咳…

        看着女人的逼近和眼神。赖安的情绪终于不再冷静,
      【喂--在那里留下淤青要我咋解释啊。---
       ---切…我就说这厮没用。还是要自己来】
       就在赖安向后退了一大步想要哭出来时 车上下来了两个男人将赖安和在沉睡中的安琳扯开拉住。
     【咳!!!-你们---!放--…
     
      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后颈又突然传来了一阵疼痛。
     





        映像停留在女人惊慌失措的面孔上。
 

    

赤贞角:

科科,我雷杰佣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些脑残小学生嘻嘻

历史转折中的tt:

尽我所能让更多人知道

◎妄言途姝:

真的,你这次有点过分了
所以我要挂你了

@第五快报

本来一开始我就只是在签名写了我不吃杰佣杰园

你就偏偏要小窗骂我裘克,一次两次我也忍了,毕竟和你也讲不了理,但是这次真的忍不了,挂了

凭什么要求别人吃你家cp?吃什么cp是我们的自由,杰佣我不吃,可我也不会黑啊,你的所有所作所为都是在招黑,你影响到我的天使们吃粮的心情了!!(///ˊㅿˋ///)

骂我就算了,别带着角色和相关cpOK?

我吃什么cp是我的自由,我喜欢什么角色也是我的自由,你没有这个权利干涉。

如果你是女孩子的话,麻烦见好就收吧,你只是想火不是吗?现在你做到了就收手吧,所有人都骂你你舒服吗!?女孩子不要嘴这么毒鸭(๑˙ー˙๑)

如果换作一个内心脆弱一点的人被你这么骂,可能就会退圈,一辈子都忘不掉你的这番话!

(还好我皮糙肉厚抗揍又抗骂(*˘︶˘*).。

希望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我不爱说话,别理我:

占tag致歉,有回应我会删除,谢谢

噢抱歉。第一次挂人果然很多不懂

泽君并未在图上写明“借鉴”“有参考”等字样,我挂的就是她描图

现在加没用了,我已截图,只是没放在上面罢了

描图对比我放图3、4了,不好意思第二张图是我对比失败,但我似乎也找到了原图

图4我略微存疑,即使没描,至少也是过度借鉴了,而且我实在不认为没描,感觉就是脸描雷文,身子描艾迪……拆开描吗?我不是很懂这个,有大佬懂吗?

以及,这种程度还说不是描图的?

你再说一遍?

你再说一遍??

睁大你的狗眼你再说一遍????

@泽君 
@第五人格挂人 
@第五快报

【佣慈】俗套的公司爱3

※内含些许园医,欺诈。
※药儿园水平

  “对了奈布,你最好不要太过接近你对面的那个叫皮尔森的人。我听说他之前----”
   那些事情奈布已经听说过很多遍了,但经过艾玛的教唆与他自己这几天对这个前辈的接触,奈布·萨贝达发现皮尔森的确是一个很严谨靠谱的人。
    就好像当初的艾玛·伍兹,他脸上听着他们的诋毁,但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想法。而且

   和克利切的交流让他有些上瘾。

   他自认为是因为自己对克利切·皮尔森有着一种因为年龄隔阂和克利切·皮尔森他个人的人格魅力而引发出的自己对他的憧憬。
   
    可人的心思谁能说清呢?

   “皮尔森先生。看样子您和奈布他相处的很不错啊~发生了什么嘛?”
    自从这个叫做奈布·萨贝达的男人被分到了自己对面的座位以来,克利切的时间好像更多给了这个男孩。而克利切自己也无法控制,即使是对他严厉些。奈布也总是虚心接受没有避嫌。每天就好像是中了邪一样一直拽着他寒暄问暖看似没有似得一直黏着他。就连艾玛现在也是因为奈布被叫走了才走过来与克利切交流。
    “克利切先生能有什么本事,”他的眼睛一转看向女孩那边,嘴上掀起一个淡淡的微笑。“是我的小女孩为我做了什么吧?”
   “--”看着事情被揭穿了的伍兹眯起眼睛挠了挠自己头在一边笑着一边回答了她的好先生“嘿嘿嘿…但是我的眼神还不错吧?奈布他到现在没有捣过一次乱,估计很快就可以上任了正式的职位了。”
  
    是的。由于克利切“对他的各种教导”,萨贝达至今还没有得罪过谁。甚至还有人心疼他,怀疑是克利切这个■■看不惯他们的大男孩。
    “咳咳…谢谢你关心我……”
    皮尔森的座位是在最角落的靠窗位,刚好是落霞的时间,阳光刚好穿过云层温柔地撒在艾玛的笑脸上。他看到了,然后脸红了。
    他喜欢她。但是他也知道她不喜欢他。所以他也识相的低下头。“我还有一些事情要搞定,你先回去吧?-----

    在酒会上。
    萨贝达知道进入职场肯定是需要应付这些应酬,但几轮下来他还是桌上还算清醒的一位 。

    因为他联合起来只喝了一小杯。
    
    况且 也许因为他每天都在和对他友好的人交流 所以他不像这些前辈有那么多的烦恼需要倾诉。
    “奈布-? ”  “怎么了?”
    “把瑟维拉回来-!那家伙又不陪着我们一起喝了。不过就是说了几句…有啥好闹别扭的。快去快回啊记得!不然饶不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喝了一--”
     “好好好,那我先走一下啊。”
     即使只是喝了一点点。但混合喝完那些酒的确是要有点醉了。况且出去吹吹风也不是坏事。
     “你在这里啊。瑟维前辈”在店的侧边。他看见这个叫做瑟维的男人正点火打算抽起不知道第几支的烟。
     “……啊,奈布”

    
   

卡路里 我社女孩

准备好了吗?
本次只有我社


每天起床第一事 先吸社工一口气
每次多看一眼皮 都要喷血喷十米
社工社工看看我 你的女孩在这里
社工 我要社工 我要变成他cp!
Pose pose
我要变成他cp!
Pose pose

为了让他更安心 天天带着一搏命
为了引监管注意 翻窗拉板不能停
社工美丽又痞气 可惜我就是难放弃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他cp!
Wow
皮尔森皮尔森皮尔
皮尔森皮尔森皮尔
皮尔森皮尔森皮尔
皮尔森皮尔森皮尔

皮尔森我的甜心!

来到我的怀抱里!

拜拜  萨贝达库特杰克菲欧娜
瑟维艾玛玛尔塔
快走快走别客气
拜拜 稻草人 戒掉all社戒社all
新出人物玩游戏
别再跟我讲垃圾
来来 69※式   后※入骑※乘岩清水
调教女王老蛇皮
快来快来我怀里!
来来 深呼吸
捐钱慈善不能停
赌场赛马老虎机
不抱美人不放弃!

【佣慈】《俗套的公司爱》2

※佣兵他从大山里出来了。
※亲切上司ver玛尔塔!!!!!想想就要吸爆

      【好了,来自己做个自我介绍吧】玛尔塔小姐这么说着拍了拍旁边的男生。
       听到女人声音的皮尔森好像很平常似的走到了茶水间泡了杯咖啡给自己而没有去凑热闹。
       男生看了看在自己周围的人都是一副热烈欢迎的面孔,虽然突然的新环境让他有些不适。但是他明白这是友好的象征,没有太过抗拒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同事因为他的良好态度与那帅气的装扮好感依旧。在玛尔塔小姐散开人群后 他的向导,艾玛·伍兹微笑着走过来准备带他参观公司。
      “欸,皮尔森先生?”伍兹本想着先从办公室内的设施开始慢慢向外一步一步介绍结果却在茶水室先手发现了正在【偷懒】的克利切·皮尔森。“啊,被发现了。”克利切好像没有想到伍兹他们会先来茶水室,有些慌张不敢对上女孩的眼睛便将视线放在了她旁边的男人身上来转移话题“哈哈哈……你是新来的?”
     艾玛自然是要把他赶回办公室工作的但是介于要先处理奈布的事情她也就是给了皮尔森先生一个眼神 尽管他没有在看自己 “emmm……啊。奈布,这是和我们个部门的克利切·皮尔森先生。是个很靠谱的前辈哦,以后工作还有哪里不懂的可以去问他或者是问我。”
    克利切将咖啡杯放在桌上,一边假笑着一边腾出只手拍了拍萨贝达的肩膀“奈布·萨贝达。对吧?工作加油。” 克利切·皮尔森,他知道这个名字,在最开始上面发下来的消息里这是他本来的向导,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被换到了艾玛·伍兹小姐。但是这都对他无所谓,谁都一样。不过是介绍的方法不同而已。这么想着。他对上这位前辈的眼精。
    “是的,今后请多指教” 奇怪的异色瞳。
    “--嗯!然后…皮尔森先生是不是还要事做啊?”伍兹插着腰装作严厉的样子看向克利切的脸。过于可爱的动作让克利切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好。那我先回去了。”说完他便在伍兹的注视下走出了茶水室。
   这不是知道怎么笑吗……男生就在一旁看着这幅情景。刚刚的笑容与对着自己笑出来的那副笑容完全不同。在他怀疑伍兹小姐与皮尔森先生之间的关系是朋友还是情侣时,伍兹的声音又将他的注意拉回。
    “好啦,这里看完然后我们就先去别的地方好了。还有很多地方没去,快点吧。”
  
   结果一天下去。 他结识了许多人。奇怪的是那个在茶水间到见到的男人在除去伍兹以外的人印象中形象很差。虽然通过看到那个假笑可以理解别人说他虚伪。但是甚至有人要求他不要去靠近皮尔森,这就让他有些好奇。
    是人就是会想要去叛逆,
    和当时的艾玛·伍兹一样。奈布·萨贝达现在十分想要去了解这位被大家集体嫌弃又被伍兹小姐拼命洗白的皮尔森先生。
   

【念想·人形】

在一个只存在于未知的国度。一位住在偏远地区的女孩收到了来自追求者的礼物--一个外表完成度一般的个人人形机器。
人形机那层人造皮下的记录器在女孩取下卡住她机关的一颗石片时开始跟在女孩身边记录一切。女孩想要看它笑。就要为它购买可由计算而随之变化的机器。
女孩想要让她在早晨叫醒自己。就需要让别人改装自己从而获得与闹钟同样的功能。
一年一年过去。人形机变得越来越像人类了。它甚至加入了人工智能的功能。被设计成在加入人工智能后第一次开机时告诉女孩它很感激她给自己加入了这项功能。甚至是带着他人认为该有的【生动】地去问女孩它这样她还有哪里不满意。
可是女孩还是说她不满意。她明白智能与情感还是不同的,她将在人造机装上的一切全部卸下。她为了不让自己心软,先是摘除了它的脸部软板,然后是发声器,最后将全部都改写完毕后装上了最初的那个只安装着记录器的旧脸板。开始一人调查可以让人造机拥有【人类全部功能】的方法。在最后女孩终于做出了【普通的善良人类】的信息。放入人造机的插卡想要让它读取生物的感情。
可是人造机在读取了信息后。出现了错误。她在醒来后便将自己都信息盘毁掉并在这之前留下了信件。原因是女孩本身的行为在现在的【普通人】眼里是危险的,且她明白了自己是人造机是无法融入人类的。让人造机自主激活了【自卫】与【自毁】的【普通情感】。以及女孩因为太累造成的差错--她在将她们两个的记录导入人造机的程序前由于满足感睡在了办事桌上。
女孩看着信有些犹豫。但她明白那个人形机就是因为自己输入的信息才会如此。
但她现在就好像是没有了亲人一样。一人在桌前痛哭。
她知道在没有人陪伴她的情况下她是不行的,但是她并不想成为一个母亲。也不想成为谁的妻子,为谁说话。所以她这次将眼光放在了人造人身上
她将许多单型性格分开。一位人造人一个只为了不冲突。 总计为10种。在全部成功后。她尝试着去制作了将全部情感集合一起的11号的实验。随后的大成功让本来是11的实验编号从而被改成了1-1。
就好像是最初失败的人形机的教训。女孩又给予了所有人造人记忆。在女孩死去为止。她们一直都在陪着女孩